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

范太的手信

  特首選舉的戰況,因著范太高調出來挑動戰程,越見精彩。唐英年和梁振英一下子都有被壓了下去的感覺。

  選特首,沒有選票的我,沒有參與的空間。只要令我生活得開心愉快,范徐麗泰、唐英年、梁振英誰當特首,只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已,沒有值得關心的地方。有閒情日緻,看東坪洲的日出,啖嚐一下西貢的海鮮,到南丫島來個環島遠足,是不少香港人平實的期望。可惜,生活怨氣太多,對特首的人選總得有點想法。人氣甚高的范太,平地一聲雷的橫空出現,無疑令人對一個強勢政府的再誕生出現了希望。

  只是,相似的情況,已曾在董建華和曾蔭權身上出現。兩人上任之時皆是民望甚高,獲得市民的高度信任。只是後來越來越糟,片體鱗傷地離場。民望高低,不足以說明政治能力,之前已有兩發全中的例證,我不認同,今天的高民望是范太的優勢。相反,持著高民望,來重踏政治這渾水,而黯然離開的,先前已有一個陳方安生。已離場的范太,今天若果又來一招相似的千呼百喚始出來,實在只是學著陳方安生混亂的舞步。離場,就應一離到底,我不覺得范太有甚麼走回頭路的理由。

  而打出以基本法 23條立法作手信,來爭取中央支持的范太,在普通巿民的眼中看,也只是混賬的一著。今天經濟嚴峻、房價高企,要新政府來處理的事情,多得很。23條立法,是內耗很高的議題,對改善社會民生沒有得著。范太走捷徑高舉 23條來爭取中央支持,是漠視香港巿民的現況,也看不出一點對社會的愛心。自己很不明白,坊間對范太為何仍有奉若神明的想法。

  而更令我大惑不解的,是范太竟然以公開喊價的方式來叫陣,這的確奇怪。按道理,這些敏感的說話,交了心便可以。把底牌公開,他日也會沒有轉彎的餘地。范太的行徑,實在令人懷疑,她也沒有信心她的說話能直達到決策人的耳邊。最穩妥的方法,還是公開叫陣,所有人都會因此聽得清清楚楚。如果從這個角度去考量,我認為范太的實力不是想像中那麼高。

  從那一個角度去看,其實都找不到范太的優勢,和支持她的理由。但她的「手信」,確帶來了一陣子的混亂,令雙英都不知跟,還是不跟。但無論唐英年和梁振英怎樣回應,我認為范太都在燒自己的糧倉,她給我僅餘的好感,在今次之後,都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
范太以基本法 23條立法作手信,對解決社會矛盾沒有得著。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