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

百分之四十九腐爛的蘋果

  聖誕和農曆新年假期後,立法會一連串的工作又再積極啟動。當中討論最激烈的,是在財委會對低收入人士交通津貼的撥款申請。

  這項交津議題成為自己留意的焦點,不在於長毛向張建宗擲「膠樽」做騷洩憤,而是張建宗在整個博弈過程當中,先提出了一個不似人形的方案,使建制派議員也倒戈相向,傾向支持李卓人的壓後討論動議時,張建宗才在得到「老闆」同意下,大幅修訂收入的最高水平,令收入不高於 12000 元的二人家庭,每位上班的人士皆可以獲得交通津貼,使原先千瘡百孔的政策,變成一個醜陋但尚且可上枱的行貨小菜。跟著一群建制派議員,紛紛出來說出「有好過無」的言論,張建宗很有機會在風濤駭浪中,安全到岸。

  張建宗是自己尚算可以接受的官員,原因在於勤力,肯面對群眾。相比在沒有鎂燈下,跟謝偉俊攪一場羅生門,都不願公開出席《公平競爭法》討論的劉吳惠蘭,張建宗已值得尊重。這一場交津撥款申請,自己亦沒有質疑張建宗的動機。倘若是懶惰過冬眠的蛇王,張建宗大可去忙其他事情。但問題是,做事總不能只做一半,而不去把它做到盡善盡美。建制派等人「有好過無」的言論明顯是有保留,也等於張建宗的交津撥款建議仍是殘缺非常。或許,不少納稅人會說, 12000 元收入的家庭還要補貼,有點那個。但以一個將會拿取最低工資的在職人士來說,$28 x 8小時 x 26 天,只是$5824,兩人家庭收入在12000元水平,只是比最低工資多一點兒,不是豐厚,社會間的相互關懷,很是應該。

  建議的殘缺細節,在於三人或以上的家庭。三人家庭的申請入息上限是 13000 元,四人家庭是 14000 元。這是無理和跟社會脫節的表述。我只想說,現時不少中年夫婦,都有需要升上社會大學的青年子女,這些年青人在最低工資的框架下,他們的合法月薪,最低是 5824 元。三人皆自力更生,便可有接近 18000元的家庭收入,表面看來不錯,但跟 12000 元的二人家庭相比,程度不是特別大幅改善,特別是已成為成年人的青年,在生活所需,跟中小學生,是完全不一樣。13000元的三人家庭上限,是完全忽視第3位成員,可能是在職人士的可能。

  李卓人的雙軌制建議,即容許申請人,可以採用個人名義申請,而不需局限以家庭為單位,是恰當有理的解決問題方案。只是張建宗和他的「老闆」只著意解決一部份問題,而不是全部問題,加上一些不知道是心軟、還是不願堅持絕對公義的建制派議員,政府的政策往往只需解決最熱最燙的majority部份,其他的根本不會去理會。這種所謂的百分之五十一策略,也一直是政府慣常的手段,結果是政策越來越爛,越來越不朝著合理性來建構。要議員買下一個百分之四十九腐爛的蘋果,他們肯定不會買;但要他們投票支持一個有百分之四十九沒有合理原則的爛方案,他們卻會道出有百分之五十一可取的部份,是「有好過無」,至少還有半個沒有腐爛的蘋果。試問,政策怎會再有進步的空間?

  撇開無奈地支援受交通費蠶食生活質素的市民,張建宗這項交津建議,應被議員罵至體無完膚才對。早一排,行政會議才通過巴士公司的加價申請。政府提出交津建議,只是減少市民對巴士公司繼續得以豬籠入水的怒氣。對一條嚴重甩水的水喉,加大水壓,可以令多一點水,流到最後的地方,但當中浪費漏走的水,也一樣的有所增多。大家著眼怎樣加大水壓,或許不是錯。但沒有人說出實際上是需要更換水喉,這是否是有視野的拆局表現?



高昂的交通費,嚴重蠶食市民生活質素。

1 則留言:

  1.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
    得到 全球的肯定

    用 CopyTrader™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