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

石硤尾的對倒




  好友練錦順(Thomas)近日籌辦了一個多媒體藝術展《對倒》,邀請我前往參觀地點在很久未有到過的石硤尾,位於白田街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。

  這座在石硤尾,由工廠大廈改建而成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,聽聞多時,但總未有機會踏足過。碰巧Thomas有展覽,既抽空前往支持,也順道在久違的石硤尾街道逛逛。陸續完成重建的石硤尾邨,光亮的外牆,更高的層數,令人眼前一亮。新舊面貌,混合在一起,感覺有點突兀不習慣,說新不新,似舊非舊。把藝術中心設在石硤尾,是適當運用空間,還是一種刻意把藝術植入民間,或更甚的隨機安排,是凡夫俗子不能理解和明白的政策。搞藝術創作,有自己的空間,跟志同道合的人士交流已不易,何來談甚麼特別要求。

  Thomas這個《對倒》展覽,其實處理得很有心思。小說家劉以鬯老先生著有一部題為《對倒》的作品,寫的是一老一少兩位主角的平衡故事。社會和生活的真貌,往往隱藏在被忽略的細節,甚至在倒轉的映像下,才能感受到真正的意義。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,正是Thomas的創作意念。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。」利用攝影鏡頭倒轉的原始影像,將顛倒的價值還原Thomas在香港的舊市區和鄉郊,拍下一些曝光、構圖、意境皆屬一流水準的作品,配上劉以鬯老先生平實優雅的文字,讓閱賞者讀文品相,進入一個充滿社會氣息的對倒世界。

  除卻Thomas和劉老先生這個相片加文字的配搭之外,展覽還有另一組George Ho與劉以達的配搭,搞的是回憶聲象」,屬另一形式的對倒。George的那隻別具心思的象鼻,帶出了聲波反射的奇妙,和一段劉以達的音樂,從而放大每人心裡的回憶。但讓我感到感觸的,是引述自劉以達的一段說話:「60後的知道我玩音樂,80後的會叫我夢遺大師。」這句話充滿對社會的諷刺,也表示不少人是一知半解地生活。在娛樂版經常以嬉皮笑臉迎人的劉以達,被顛倒的劉以達,通過George的象鼻,得而價值還原,做回一個音樂人。

  這類小品式的展覽,帶出了不同味道的藝術創作,加闊了欣賞的視野。這座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,也設有一些非連鎖店式的咖啡店和茶坊,提供不一樣感覺的閒坐地方。這個多媒體藝術展《對倒》,展期至220日,可以抽空的話,不妨一看。而看完《對倒》,再走入充滿對倒感覺的石硤尾,你或許會忍不住拿起相機,拍下幾張倒轉的映像,從光影之間找回價值和回憶。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