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

陳茂波,請你拿出勇氣來


  梁振英繼續上屆政府的東北區開發計劃,陣前易將,由一位是非多多的新局長陳茂波接手。在不同媒體不斷添加顏色、替事件升溫下,計劃已透出陣陣燶味,儼如半個爛攤子。以我估計,無論政府最終提出甚麼微調、大調、甚至不調的方案,屆時無論是多少丁屋地、多少住宅地,港人港地所佔比例是多少,公營發展,還是私人參與,噪音都必定會再度出現。說到底,尺土寸金是每人心裡最直接的潛台詞,每點泥每條草都是某些人口袋裡的利益。

  當陳茂波走進坊間的諮詢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,原先有幾句話想說,只是那一刻的局勢,只有黑白分明的立場,沒有理性的論點會被考慮,故此,說話暖在肚中更是實際。當然,這要多得不斷撥火的傳媒,如數碼音樂般,讓報導只留下10的訊號。不偏不倚,已經成了今天傳媒的墓誌銘。正如向來對共產黨有意見、但不算偏激的劉銳紹,要在城市論壇詳述幾點不同意港獨的理由,也沒有插嘴和被尊重的空間。劉銳紹不同意港獨的概念,便是敵人。短短幾個月間,坊間民眾身體內激素忽然大幅上昇,不但秒殺其他自由的聲音,亦對社會毫無建樹。暗自擔心充滿毛澤東基因的「港式人民民主專政」繼續萌芽開花之際,在東北區開發計劃稍為靜下來的一刻,我認為是適合的時候在網絡世界留下自己想說的話。

  香港人其實很聰明,像曾俊華打擊非本地居民及公司購買住宅的兩招出台後,已經立即有人想到外地投資者可以依靠信託形式,借用本地居民的身份,避開相關措施。這些普通的技倆,實際上只是一種商場上的鵰蟲小技,不是特別困難的操作。可是,何解在東北區開發計劃的討論當中,卻一直沒有人質疑一群群爭取權益者,究竟是以甚麼身份來表達意見?是當事人?還是信託人?一眾政客,只有不再是立法會議員的李華明,曾經略略提過丁權已成了一件商品,有買賣價值。其實,這些說法在民間早已不是秘密,一系列所需的融資及土地轉讓過程,非常規範化,所涉及的人,都能大發其財。那些號稱為民請命的建制派、民主派、激進派議員,標榜仗義執言的傳媒,在這問題上,一直都三緘其口,從未為沒有丁權的香港人,說過一句合符公義的說話。他們是害怕有朝一日,會像林鄭月娥一樣被激進份子以焚燒紙紮公仔洩忿嗎?我不知道。但在今天男女平等的年代,有人還封建式死抱原居民身份和性別的不平等權益,堅持每位男丁應該獲批2100呎,實應是慚愧得無地自容。可是,自居道德高地的傳媒有勇氣批評這種歪理嗎?

  男女平等,民主公義,是不用辯解的普世價值。甚麼既有習俗,其實也是多餘。要說的話,香港早已廢除清代的妾侍制度,走行現代的一夫一妻制。大家都是拿香港的三粒星身份證,99%的人連21呎都沒有,一隻北地鳥可以要求2100呎,實在是自私不堪的說話,也令人討厭。電影《虎膽龍威》的歹徒,以拯救政治犯為名,最終,也不過是幾名世俗的盜匪而已。藉口,從來都是用來利用,沒有甚麼正義可言,風俗和風月,在差不多先生眼中,不就是一樣嗎?如果我是陳茂波,我會毫不猶疑,公開所有丁屋相關數據,清楚交代政府多年來一共審批出多少丁屋土地,有多少丁屋土地已經被補地價後轉讓。市民看過之後,自更能掌握原居民的「風俗」是甚麼,也可以聯想到,在東北區開發計劃中,個別爭取權益者,背後會是代表那一個圈子的利益。

  陳茂波的個人行為有甚麼污點,是一回事。但若果傳媒的選擇,是因人廢言,把他定為黑五類,那是文革式的大倒退,沒有值得拍掌的空間。兩週前,讀到陳茂波對公共專業聯盟黎廣德批評文章的快速積極回應,內裡還提供不少非常有用的土地數據資料,解釋400公頃儲備土地的分佈。陳茂波說到只有39.1公頃的土地,是可以供高密度住宅發展,也間接顯出黎廣德只懂用計算機計數的無知。黎廣德所言的400公頃土地,竟然可以不理會所在地點、地積比率、屏風效應、交通配套,便大聲地在媒體喊出36萬住宅單位被失蹤的標語式口號,實在是低級論政的上等教材。而願意刊登這類洗腦式「論政」文章的傳媒,何嘗不是五十步笑百步,也間接認證毛澤東所言,文章確會令人越讀越笨。

  不過,個別認真的傳媒,如有線電視,也陸續就陳茂波的材料做功夫,翻查曾蔭權政府年代所謂的已開發官地究竟是甚麼。結果是行人路,是天橋底,是公園的公用空間,是司長的官邸。這些才是我們市民應該獲得的資訊,而不是把腦袋停留在不能證明或否定的意識型態上面。大家應集中理性討論,香港是不是土地不足夠,是不是山地太多、平地太少,這些對進一步解決居住問題,會有莫大的裨益。公民社會是討論型社會,不是辱罵型社會。

  陳茂波提出了具意義的參考數字,但不代表他已交了功課。相反,難題才剛剛正式開始。作為一名土生土長,跟北地鳥同樣在香港特區出生的居民,我堅決反對政府繼續執行不平等、不公義、男尊女卑的丁屋政策,也大力反對政府打算模糊地預留1200公頃的土地,供所謂的鄉郊發展。香港的土地,應該以香港人的整體利益來籌劃。今天劏房處處,住屋問題已經返回昔日石硤尾年代,政府還打算容許放寬工廈改建為劏房,讓不人道的現象合理化,已經很對不起這群社會上的弱者。還要找土地資源來應付叫價2100呎的北地鳥,只會引發更多中產人士對政府政策傾斜的不滿。既然國民教育可以不撤科而選擇擱置,丁屋政策一樣可以持續地暫緩執行而不用廢除。這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應有的施政。

  要市民支持政府東北區開發計劃,其實不難。只要政府拿出的計劃,是誠心誠意為港人服務的港人港地政策,是讓人有能力購買的限呎樓土地,是解決居住問題的公屋居屋方向,而不是向既得利益者傾斜,媒體怎樣抹也不黑。而要更徹底解決房屋供應問題,只有由政府直接參與籌建房屋過程,才有可能解決。今天香港的大財團借貸水平不高,不用愁銀行逼倉,建樓坐貨根本只是平常事。而他們的興趣是能賺錢的豪宅,不是當慈善家。為民生而建的小型住宅,只能由政府主導,而不是像曾蔭權一樣,糊塗地相信市場有濟貧和解決社會問題的使命。

  陳茂波,請你拿出勇氣來,向香港市民提交一份不向既得利益者傾斜、照顧民生需要、不是為大財團提供金礦的東北區開發計劃。這是你現在唯一需要做好的工作。

3 則留言:

  1. 有了 50 年不變的金牌,丁權問題恐怕是個死結,又如你所說,既是利益尤關的話,那就根本沒道理好講,如要以基本法去對薄公堂,輸的機會又頗大。早前林鄭放風 50 年後要變,不是立即給人罵得狗血淋頭嗎?連法律學者也斥她是曲解了基本法,如此這般,這根本是個死局。

    可能我比較悲觀,覺得這問題沒理性討論與和平解決的可能,但歷史終究有它的辦法去擺平不公義,而陳茂波是否被歷史選中來執行這任務呢?大家便要拭目以待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倫兄,陳茂波可以交出甚麼功課,要看他的造化。當然,政府及行會不是他一人說過就算。可是,第一分勇氣還是需要有人拿出來。丁屋政策纏繞著土地供應的問題,也是時候作過了斷。不打基本法官司,也可以用行政措施作出拖延,而不是任人喊價。服務市民的政府,不應戮力維護源自不公義政策下的既有權益。我一直都認為,只要大原則合符民意,不會出現沒有人支持的政策。

      刪除
  2.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
    得到 全球的肯定

   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、使用和接收方式,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,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