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30日 星期一

陳冉事件被錯誤聚焦



  候任特首辦公室聘用了有共青團背景、兼且並未持有永久性居民身份的陳冉,結果成為了近日傳媒焦點。當選後,梁振英被反對者高度監察,一舉一動有甚麼疏漏,肯定難以避開追蹤雷達。公開聘用陳冉,梁振英相信早已料到坊間一定有聲音。他還堅持這個選擇,自會有其原因。有評論說他刻意讓團隊染紅,使香港人慢慢習慣新的政治環境,公務員陸續紅化,也將會只是時間問題。

  當然,任何看法都是一份表達,是否客觀合理,則需要考量深究。從社會的現實環境看,內地來港讀書的學生,比例越來越高。幾年前開始,在中文大學的校舍範圍,聽到普通話的機會,比廣東話高。研究式課程的研究生,更絕大部份由內地學生囊括,原因是本地學生無興趣。今天在中環上班的一族,午飯時擠在茶餐廳的一群,說普通話的比例也不少。喜歡也好,憂心也好,現實當中,內地學生和工作者早已融入香港的社會。傳媒沒有積極報導,不代表事情不存在,自欺欺人是最要不得的態度。

  陳冉在香港差3個月便住滿7年,在香港讀了兩個碩士學位,有充足的香港經驗,至少不應被身份歧視。香港吸引不少內地優材,體育有王晨、李靜、高禮澤,藝術也有李雲迪、湯唯,包容才可以凝聚人材,這是香港一直能有人材滾動的緣故。能融入香港社會的陳冉,若果有才華,而不獲得機會,才是做不到用人唯才。

  政治無疑是敏感的議題,梁振英團隊存有前共青團成員,必定另有所圖,幾乎一炒就起的論調。但共青團成員是三頭六臂,還是神通廣大,卻沒有詳細討論。自己認識的朋友當中,也有曾是共青團成員,他們現在是積極創富者,不大參與政治。陳冉的前共青團身份,直覺是喧染過度。只差一句確認便肯定其共產黨身份的曾鈺成,也掌聲處處,共青團成員更難言甚麼原罪。而事實上,這個級別的人員任命,對整個政治大局也不構成甚麼影響。公僕們向來有一種自我保護的傾向,價值觀也有所不同。說到一個陳冉能顛覆整個公僕制度,是把制度看扁了。

  既然沒有明顯的政治能量,精於計算的梁振英為何堅持聘用?我認為梁的訊息不在陳冉身上,而是在候任特首辦公室人員組成的問題上面。翻查立法會文件CB(2)785/11-12(01),今年年初,政府曾向立法會申請撥款,支付候任特首辦開支,首長級人員5名,非首長級人員21名,共26人,總開支約829萬元。時至今日,有多少人員加入了候任特首辦,傳媒沒有很詳細報導清楚。26人的班子,現有多少人上班,市民好像不知道。若果人數根本沒有那麼多,曾蔭權政府一個可能是報大數,拿出沒有根據的數字,亂吹一道;另一個可能便是曾蔭權政府拉梁振英後腿,不積極找人到候任特首辦幫手。那個答案,對曾蔭權來說,皆是難辭其咎。梁振英應是想暗責曾蔭權政府一番,奈何傳媒把焦點錯誤地聚在陳冉身上,看不到前因後果。立法會議員更不濟,錢是他們數月前批的,最終候任特首辦人手數目不一樣,也不去監察政府,是令人失望的失職。也令人懷疑到,究竟之前有多少相似的政府亂報、議員亂批的事件。

  政府能胡作非為,皆因議員胡裡胡塗。作為市民和納稅人,除了搖頭,沒有甚麼可做。





2 則留言:

  1. 非常同意石老师的观点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
    得到 全球的肯定

   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、使用和接收方式,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,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。

    回覆刪除